菜单 搜索

暂停营业:疫情或倒逼影院转型升级

媒体资源网 http://www.allchina.cn 2020-2-11

作者丨纪文彬

来源丨综艺报(ID:zongyiweekly

对于影院来说,春节档票房收入是一年中的重头戏。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档(初一到初六)总票房达68.68亿元,占2019年全年票房10%以上。对于许多三四线城市小影院而言,春节档更是扭亏为盈的好时机;然而2020年由于疫情,它们或将面临倒闭的风险。

原本摩拳擦掌、准备在春节档“大干一场”的电影院,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纷纷暂停营业。

从业7年、管理着两家影城的李经理,此前完全没想到原本忙碌的春节假期,自己会彻底休息。这样的经历,对于有着十余年院线从业经验的上海联和院线副总经理沈玥而言,同样尚属首次。

“我与业内前辈聊天,询问2003年‘非典’时期影院的情况,当时由于不同城市受疫情影响程度不同,部分影院正常营业、部分营业半天、部分关闭。和十几年前的SARS相比,此次疫情更令人措手不及。”

受疫情影响,电影市场春节档、情人节档新片先后宣布撤档,电影院暂停营业,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演员委员会也发布通知,要求所有剧组暂停拍摄工作。面对这次不可抗力造成的大范围社会公共事件,电影院受影响颇大。

对于影院来说,春节档票房收入是一年中的重头戏。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档(初一到初六)总票房达68.68亿元,占2019年全年票房10%以上。对于许多三四线城市小影院而言,春节档更是扭亏为盈的好时机;然而2020年由于疫情,它们或将面临倒闭的风险。

始料未及的暂停营业

据沈玥回忆,1月20日左右,电影行业内的各种微信群里就开始有讨论疫情的声音。

彼时,全国日新增确诊病例还是个位数,沈玥意识到影院作为人员密集型场所,考虑到运营安全性,院线赶紧对旗下近700家影院下发了“保证影院安全运营、加强消毒清洁”的建议,很多影院也主动提高了消毒频次,并为观众准备了口罩、免洗消毒液等防护用品,以期用实际行动让观众放心,避免影院内可能出现的肺炎传播。

但沈玥没想到,疫情发展速度比自己想象的要快很多。随后几天,全国确诊人数呈几何式增长,从几十人快速上升到上千人,媒体也开始大规模报道疫情相关内容。

李经理也发现了这一情况,1月23日(腊月二十九)上午11点开始,春节档影片陆续发出撤档公告,至此,李经理下定决心将自己管理的影院在春节假期闭店。很快,在疫情影响下,全国影院纷纷暂停营业。

对于不在商业综合体内的独立影院,闭店休息即可,而那些在商场内的影院,还要安排部分员工值班。星美影院总经理范嘉东介绍,“因为还有顾客会路过影院大堂,所以值班人员按要求每日消毒三次,并处理退票等事宜。”

除了做好卫生防护,星美影院还向观众宣传相关防疫知识。“如果2月中下旬,疫情得到控制,影院就可以视情况慢慢开始做一些争取观众回归影院的宣传工作了。”目前湖北省各地复工时间集中在2月中下旬,范嘉东期待疫情能早日散去。

作为渠道方的院线,虽不像影院的直接经营压力那么大,但正如沈玥所说,两者是“紧密依存、不可分割、共荣共损”的关系。

她解释道:“因为中国电影行业进入院线制以来,收益分配的基本方式是分账形式,产业各环节的主要收益都依托于影院产生的票房。”

上海联和院线旗下影院中,既有上百家规模的大型影投(“影院投资管理公司 ”,是影院背后的运营商,也负责影院投资业务),也有十几家影院的中小型影投,还有以单个影院加入的。

沈玥表示,上海联和院线正在摸排旗下每家影院的具体情况,“但可以肯定的是此次疫情对电影行业、特别是影院端造成的损失巨大。因为近年来影院建设增速较快、市场竞争激烈,单体影院的平均收益已经在持续下降。

此番暂停营业时间一旦超过2个月,各家影院都会很困难。何况春节档对于影院来说是一年当中最重要的创收时段,有些本身境况就比较紧张的影院更是寄望春节档能‘救命’,错过这个时段,对一些影院的打击可能是致命的。”

期盼疫情结束行业回暖

所有影院都在期待疫情结束,开门迎客,行业回暖。但疫情结束,人们真的会马上回到电影院吗?

近期,国家号召大家少出门、不聚集,不去人员密集场所。“即便未来没有新增病例、病人全部出院,影院作为人员密集场所,观众对其还会残存心理恐慌。”在范嘉东看来,打消观众顾虑,不仅仅是做好消毒卫生工作;重新建立观众对影院的信任,才是疫情过后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一是等疫情结束后,希望政府能引导大众,鼓励大家‘多出门’;二是希望重点影片能集中发力,针对头部作品上映多一些宣发动作,帮助影院提升热度;三是影院要多策划观影活动,用优惠票价和会员活动把观众请回来。”

范嘉东相信,除了《囧妈》,春节档撤档影片及其他影片都因为疫情积压着,一旦疫情结束,影院不愁没有好作品可放映,观众也会很快回到影院。

未来,他计划与猫眼、淘票票等票务平台合作,商讨票补促销力度,共同助力影院快速提升观影人次。

春节档撤档影片

沈玥也认为,疫情期间的消费抑制有望在疫情结束后反弹,“这段时间大家在家里憋了这么久,当疫情过去后,看电影肯定会成为大家‘补偿性娱乐’的最佳选项之一。因为电影消费是一种单位时间短、操作便捷、价格便宜,且为大众所广泛接受和喜爱的文娱消费行为。”

作为院线方,沈玥表示,联和院线也在着手储备一些复映片的放映版权,充实数字片库,以便影院恢复营业后,根据自身情况进行多元化放映。

另外,联和院线“电影党课”等明星品牌活动的策划筹备工作也没有停止,希望能为影院今后的营销和放映提供更多可能。

沈玥对2020年下半年电影院经营情况持谨慎的乐观态度,她有信心会迎来影院娱乐消费小爆发。“保障观影服务安全性、观众身体健康是第一位的,所以我们现在要耐得住寂寞。”

开源节流渡难关

疫情期间,许多实体企业为撑下去,经营模式悄然发生微调。餐饮企业开始卖菜,百货商场提供微信视频选货、快递送货业务,部分影院也在闭店期间尝试其他生意。

近日,苏宁影城开始在其微信公众号上销售零食大礼包,根据零食种类和数量分为99元、129元、159元三种价位,另有购买整箱咖啡、饮料等优惠活动,网上下单、快递送货。此外,为提前“绑定”疫情结束后的观众,苏宁影城还推出消费者在线上购满300元赠送会员卡、电影票、周边小礼物的活动。

“这些影院大多是之前囤了大量饮料零食,现在促销售卖是为了清库存,我这边的影院囤货量少,年前进的可乐糖浆,保质期比较短,只能倒掉了。” 李经理表示,真正让他头疼的是员工工资支出。

影院暂停营业期间主要有两大块固定成本:影院房租和员工工资。如果影院的放映设备是租赁的,还需缴纳租金。

好消息是,房租负担相对减轻了,1月28日万达商管集团宣布,对全国各地所有万达广场的商户自1月24日—2月25日期间内的租金及物业费实行全免政策,随后,龙湖控股、华润置地、万科集团等大型房企纷纷宣布对旗下商户减免租金。

李经理介绍,自己管理的一家影城适用于租金减免的优惠政策,具体减免金额还需等全面复工后与物业方进一步确认。

而员工工资仍是刚性支出。范嘉东和沈玥均表示,希望有关部门能帮助影院渡过难关。沈玥透露,“暴发疫情后,国家电影局和各级电影主管部门在春节假期期间对影院情况密切关注,并多次征集各方建议。”她介绍,截至目前,业内各方提出的建议和诉求主要包括:专项资金的返还和阶段性免缴、税收优惠、专项资金扶持、低息贷款等等。“相信在政府调研、行业呼吁、媒体报道的努力下,很快会出台针对影院的具体扶持政策。”

复盘思考挑战与机遇

“这次疫情过后,投资者会有抄底接手部分倒闭影院的机会。”范嘉东预计,疫情并不会改变影院市场的整体格局,“大型影投公司基本不会大变,但有的三四线小影院、小影投可能会支撑不住、产生变数。”

这一回,影院不仅要面对没收入的压力,还要面对院线片转战视频平台的挑战。《囧妈》上线字节跳动旗下多个视频App,用户可免费观看。《肥龙过江》则提档网络首映,用户可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付费点播观看。

针对这一现象,范嘉东强调,“不论是否有这次疫情,影院和长短视频平台一直以来都是竞争对手。”

虽然视频平台无法取代影院的视听效果、社交功能,但通过此次疫情可以看出,当前影院的业务线相对单一,抵抗风险的能力较低。“这段时间或许是影院复盘思考业务体系的好机会。”沈玥表示,业内一直在研究影院如何升级的课题,除放映电影,影院还能提供哪些沉浸式场景消费体验?

业内普遍认为,1.0时代的影院指单厅经营的电影院,2.0时代则是具备了部分卖品及非票业务的多厅影院,而3.0时代将是融合更多商业业态和娱乐体验的“电影商业综合体”。

目前,大部分影院处于2.0阶段,业内对3.0时代的发展方向和呈现形式有不少思考和试点,但尚未形成规模化、可大量复制的样板。

院线和影院都应沉淀思考,探寻更多可以融合在影院场景的非票业务,提升自身运营能力和创新营销能力,实现营收渠道的多样化,促进影院升级迭代,增强影院抗风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