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广电总局首提电视频道“精简精办”,透露什么

媒体资源网 http://www.allchina.cn 2019-10-22

文丨传媒一线

近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召开全国广播电视传媒机构管理工作会,会上,广电总局副局长高建民指出,要加快推动频道精简精办、媒体融合发展。
这是总局层面首次明确推动电视频道的“精简精办”工作,而在此之前,已有多家电视机构率先试水。
 
2019年1月1日,上海广播电视台启动“精办频道精办节目”改革,整合原娱乐频道和星尚频道为全新“都市频道”,同时整合原炫动卡通频道和哈哈少儿频道,设立新的“哈哈炫动卫视”。
 


天津海河传媒中心的改革则更加“凶猛”,主动关闭10个子报子刊,关闭国际频道、高清搏击、时代风尚、时代美食、时代家居、时代出行6个电视频道,调整区县联盟、音乐2个广播频率定位,同时停更合并5个新闻网站和3个新闻客户端。
 
电视频道“精简精办”势在必行
为什么要下定决心“精简精办”?创收压力是最直接的原因。
 
在2018年的SMG媒体改革工作动员大会上,SMG总裁高韵斐透露了这样的数据,2017年上海地面频道广告收入仅9.85亿,而2012年时还有33.93亿,5年时间已跌到只有2012年的29%,而在所有地面频道中,娱乐、星尚下跌最严重。“两个频道还有个很大的问题——定位雷同,这也是当前各省地面频道存在的共性问题”,高韵斐说。
 
2000年前后,随着社会经济和媒体事业的迅速发展,中国电视荧屏迎来了一轮“电视频道专业化”的热潮,各级广播电视单位纷纷开设多个频道,以期进一步挖掘观众的需求和广告价值。
 
然而,在实际操作中,电视频道的专业化却遇到了不少问题。有的频道在开设以后广告收入不达标,入不敷出,最终无奈关闭;有的频道虽然做出了区分定位,但在实际运行中仍按照综合频道的方法进行运营,这就导致了频道同质化现象的出现。迫于播出和广告创收压力,在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多个频道之间为了争抢资源,与广告商强行合办节目的情况,而这些节目往往与频道本身的定位背道而驰。
 
归根到底,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多数频道在组建和运营过程中,都是从电视台自身的角度出发,按照其生产和制作节目类型进行分类,而欠缺对市场和受众的通盘考虑。
 
这样的频道设置在早些年电视广告红火的时候,还看不出问题,但在近些年,随着互联网等新兴媒体的不断冲击,这样粗犷的频道设置方式所存在的弊病就不断被显现出来。
 
另一方面,十多年过去,我国的媒体和传播环境已经发生巨大变化,电视频道必须要做出反应。尤其是对于地面频道而言,在资金、人员等各方面条件都比不上卫视、受众规模拼不过社交媒体和短视频平台的情况下,以往的频道、节目运营模式必须进行调整。
 
过去,美妆节目曾是上海星尚频道的一张王牌,但现如今,电视美妆相比于短视频平台的美妆博主,已经没有任何优势。
 
因此,重新整合后的上海都市频道改变打法,放弃美妆节目,立足都市频道的生活服务属性,发力美食、旅游、健康养生等板块,同时与同属SMG旗下的东方购物频道进行深度合作,将知名节目IP《人气美食》输出到购物频道,实现广告收益和品牌效益的最大化。与此同时,大力发展新媒体,形成线上线下联动,不到半年,都市频道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从1万粉丝增长到40万。
 
“精简精办”的不只是电视频道
如今,随着各地的媒体融合工作逐渐步入深水区,对机构内部门进行全新规划、对人员结构进行优化,已经成为媒体深度融合的应有之义。从这个意义上而言,电视频道的“精简精办”正是媒体融合全面进入瘦身阶段的突出表现之一。
 
不只是电视频道,哪怕是新媒体部门,也在“精简精办”。
 
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媒体旗舰“央视频”的官方介绍里有这样一段表述,组建央视频主要原因之一,是为了改变原中央三台所属“两微一端”“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现状,对于受众少、影响力弱、陈旧老套的新媒体账号要关停并转,扭转各台账号众多,管理分散,发展水平很不平衡的局面。
 
今年8月1日,新京报与千龙网的整合顺利完成。
采编内容一体化、经营工作一体化、行政管理一体化,“三个一体化”成为千龙网与新京报融合转型的目标。在这轮融合改革的过程中,千龙网265名员工“全卧倒,再上岗”,所有员工全部参与竞聘,按照能力、经验、敬业程度和个人诉求进行重新选择,择优上岗,从高管到普通员工无一例外,按照倒金字塔结构,从副总编辑开始,逐层完成竞聘。
 
自愿选择离职的员工或未取得新岗位匹配的员工,经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支付经济补偿。改革之后,千龙网团队从265人减到了83人。
 
而在深圳广电集团今年推行的四大中心改革中,领导班子职数从17名减至11名,减幅达35%;集团本部由25个部门精简为15个,减少40%;中层干部职数由72人减少到43人,减少40.3%。
 
无论是机构的整合兼并、人员的重新匹配还是频道的精简精办,都预示着我国传媒产业正由原来的粗放型发展步入规模化、集约化发展的深入调整期。
 
随着新一轮改革的不断深入,广电机构势必走上高质量发展、精品化生存的新道路,改革的红利也将进一步释放。